• 返回: 天阿降临

    第699章 荒谬

        楚君归坐在落地窗前,看着熔岩不断流淌,似永无止歇。也许千万年后,这颗行星内部的能量才会消耗得足够多,让表面冷却,才会有自然诞生生命的可能。

        他安静地看着,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柔和的门铃声响起,楚君归意念一动,房门打开,就听到西诺的咆哮:“你们这些混蛋,把老子放开!不然的话老子烧了这家鬼店!”

        他的咆哮忽然沉闷下去,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

        是昆和简的人?抓了西诺上门来示威吗,如此嚣张?楚君归脸色转寒,起身向门口走去。

        门厅内,酒店经理微微躬身,一如既往有分寸的恭敬。他身后有两个男服务生和两个女服务生,四个人牢牢抓着西诺,任凭他如何挣扎,就是脱离不了四人的掌控。西诺的嘴上被贴了一张半透明的薄膜,将大部分声音都封在喉咙里。

        酒店经理行了一礼,说:“尊敬的楚先生,请您稍稍安抚一下您的朋友。他刚刚喝了整整两瓶酒,又拿了武器,说要去和比林德集团拼个你死我活。本着对最尊贵客户负责的精神,我们不得不暂时限制了西诺先生,将他送到您这里。当然,如果您认为他的行动没有问题,那接下来我们将不会对他的行动构成任何妨碍。”

        这家伙,原来是要给我报仇去啊!楚君归心下暗叹了一口气,对酒店经理说:“把他留下吧,我会说服他的,另外感谢你的出色服务。”

        酒店经理微微躬身,道:“最佳酒店就应该有此等服务。”说罢,他就带着服务生们退了出去。

        西诺获得自由,一把撕下嘴上的封条,不自然地说:“那几个服务生是假的,个个都有特种战士的水准,不然我怎么会打不过他们?”

        在楚君归眼中,,属于相当出色的好手。四人齐上,西诺自然不是对手。而且酒店里可不是只有四名会格斗的服务生。

        楚君归宁定地地看着西诺,直到看得他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才问:“为什么要去拼命?”

        “我就是……就是……”西诺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爆发了:“我就是看不惯那些家伙自以为掌控一切、无所不能的德性!”

        有了开头,西诺再无顾忌,所有情绪倾泄而出:“他们控制了酒店,光天化日之下动用整个军团伏击暗杀,就这样,他们却会一次又一次逃脱惩罚,最多只是让几只爪牙代替他们进监狱!他们怎么对付我都无所谓,可是你也被牵了进来,差点没命!我再没有能力,也要让他们知道,总有人不甘于他们的权术操弄!而且我怎么说都是路易家族的血脉,我死了,简那个婊子肯定也不好过,至少她和理查德的婚事完了!”

        楚君归思索了片刻,说:“你都知道了什么?关于我被伏击这件案子。”

        “这个案子不会公开,甚至不会立案,多半会在私下和解。否则的话一旦公开,就会形成巨大的舆论压力,这不是蔷薇之环的那些老家伙们希望看到的。他们一直宣扬的可是人生而平等,普通人和贵族子弟没有丝毫区别。”

        “难道不是吗?”楚君归问。

        “怎么可能没有区别?”西诺冷笑,继续说:“比如我从开始接受教育时起,去的就是月桂树联盟的一所学校,从3岁一直到16岁的一贯制教育。月桂树联盟的全部学校都只招收贵族子弟,只有部分学校会有部分非贵族名额,每年的学费是300万左右,基因优化的费用500至1000万不等。这是普通人能够负担得起的吗?”

        楚君归静静地听。

        西诺说:“这一次,你不过是有些钱,还不算联邦的人。而我已经被家族除名,也无足轻重。对方唯一需要顾忌的是海瑟薇,但是你不过是她的一个朋友,温顿家族不可能全力支持你,理由并不足够,除非你马上就要变成海瑟薇的丈夫。所以他们才敢暗杀你!因为除了赔点钱之外,就没什么后果!”

        楚君归默然片刻,说:“我会去确认的,在此之前,你不要冲动。”

        安抚了西诺,楚君归接通了萨博,直接了当地问:“这个案件会有什么结果?”

        萨博的影像露出温和的笑容,说:“现在还在搜集证据阶段,说结果有些为时过早。不过我已经和各方面都打了招呼,对你的调查已经结束,你可以自由行动。直到案件的下一个阶段,应该不会有进一步的调查了。”

        “简,理查德和昆那些人呢?”

        萨博的笑容依旧自然,说:“嫌疑人都被限制了行动,等待进一步的调查。”

        “嫌疑人?”

        “是的,目前警方认定了17名嫌疑人,还在继续调查。”萨博顿了一顿,才说:“你刚才提的那三个人,目前还不在嫌疑人名单上,所以暂时没有限制行动。”

        “不在名单上?”楚君归感觉十分荒谬。

        “目前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他们参与了谋杀。当然,如果以后发现了新的证据,他们还是会被缉拿归案的。除此以外,也有人认为现场死亡人数过多,怀疑你动用了违禁的武器。如果他们的指控成立,那这个罪名可不小。”

        楚君归平静地问:“他们的指控会成立吗?”

        萨博微笑道:“有我在,自然不会让这种指挥成立。然而现场伤亡多达数百人,他们是怎么死的,不得不让人怀疑。不难想像,和这项指挥伴随的是无穷无尽的调查、盘问和检测,长时间的羁押和监视行动必不可少。我认为,让对方在这项指控上继续发挥不利于整个案件的进展,也会对你造成相当不必要的困扰。因此,我觉得最好和检察官达成初步的交易。”

        “什么样的交易?”楚君归继续问。

        “我的建议是,检察官放弃对于你反击手段的调查和指控,而我们会接受他们提出的诉辨交易的主要条款,补充一点,是针对对方的。”

        楚君归明白过来,也就是说如果检察官和简等人达成交易,转为较轻的罪名进行起诉,自己不能对主要条款有异议。

        楚君归平静地说:“我看不出这样做的意义。”

        “意义非常重大。”萨博停了停以示强调,然后说:“调查可以拖得非常久,在检察官和对方的有意推动下,时间可以长达15甚至是20年。而这项指控的调查是本案的前置程序,也就是说,在最坏的情况下,这段时间里你有可能在看守所里度过一半的时间,而案件还没有真正开始审理。”

        “没有别的办法吗?”楚君归问。

        萨博坦然道:“有办法,但是你没有相应的资源。我知道你现在很有身家,但很遗憾,这并不是光有钱就能解决的。”

        楚君归略带讥讽地说:“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我杀了对方太多的人?”

        “可以这么说。”

        “如果我没有干掉那么多人,那我怎么能活到最后?”楚君归反问。

        萨博沉默片刻,说:“法律界有个笑话:这和本案无关。”

        “也对,我本来不应该活下来的,但却活着,这就很不正常,需要调查……好吧,对方可能提出的交易是什么?”

        “一个可能是,本案不进入正式审理,以庭外和解的方式结案。对方会给出一定的赔偿,以换取检方放弃起诉。”

        这一次轮到楚君归沉默,片刻之后才说:“还真是可以为所欲为!”

        萨博咳嗽了一声,说:“我个人的建议是,此案的快速了结对各方都有利。詹宁先生愿意出面,争取一个合适的赔偿金额。除此之外,温顿家族不会有额外的支持。另外,对于你刚刚提到的那三个名字,大概率会逐渐失去家族的支持,从而平凡的过完一生。你身边的西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以他们并不是不会得到惩罚,而是古老家族会愿意用自己的方式去惩罚他们。”

        “如果古老家族的所谓惩罚在我看来不够公正怎么办?”

        “古老家族在这方面一向公正。”

        “没有例外?”

        “这是个不应提出的问题。”

        楚君归并不放松,“如果我一定要问呢?”

        萨博叹了口气,说:“在某种程度上,这会视为挑衅,对整个家族的挑衅。”

        楚君归道:“那好,回到这个案子,我能得到多少赔偿?”

        萨博婉转地说:“和解越快,实际上对你越有利。因此在快速和解的前提下,赔偿金额不会太高,参照联邦对个人损害的赔偿先例,赔偿金会在1000至5000万之间,当然,会附加一些额外的条件,比如说提高西诺的继承序列。相应的部分会从理查德的那份里扣除。”

        沉默片刻后,楚君归道:“这就是詹宁先生争取到的赔偿?”

        萨博明显听出了其中的讽刺,轻咳了一声,说:“现在的情况和前些时候有所不同,这个条件其实相当不错,詹宁先生在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楚君归看了看时间,说:“才2天时间,詹宁先生就发挥了巨大作用……”

        萨博道:“我得提醒你一下,海瑟薇小姐现在和您仅仅是朋友关系,而詹宁先生此前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你。”

        “我明白。在这个案件上,我有我的要求,当然,这是对对方提出的,并不是对温顿家族的要求。”

        “请讲。”

        楚君归道:“金钱的损失达到一定限度,也会构成沉重的惩罚。所以我要求的赔偿是,200亿。”

        “这不可能!”萨博失声道。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