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阿降临

    第700章 奉陪到底

        和萨博的交谈以礼貌但不愉快的方式结束,这不出楚君归的意料。

        按照联邦法律,对个人的赔偿实际上是有上限的,也视伤残情况而定。楚君归恢复得太快,反而变成一项劣势。在这个时代,失去的手臂可以不花多少钱就原封不动地接回,当然那是对普通人而言。可是楚君归想要说明自己不是普通人,损失远远大过正常标准,就需要证明这一点。而这个证明不用想也可以知道,必然非常繁琐且处处会受到对方的挑战。

        以联邦案件的扯皮传统,光是这一项证明就可以耗上三年。

        如果是普通人,再生一条手臂的费用不过几万元,不含基因优化的费用,所以这方面想要索取赔偿的关键是在于精神损伤。

        从纯法律的途径,萨博说的没错,楚君归没有死,也没有不可逆的残疾,赔偿超过5000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至于暗杀和动用军队追猎,这属于另案处理的范畴,怎么处理,就不是楚君归可以干预的了。

        而现在对方显然是想将两案并一案,直接通过和解了结,这才是需要征求楚君归意见的地方。当然,楚君归可以不同意,但是不同意也不会改变什么,另案处理的话,很有可能对方会抛出几个炮灰,结案了事。这一点,萨博已经暗示得很清楚了。

        对方私下提供的条件也不怎么样,确切点说,是相当寒酸。这是让楚君归略感意外之处,当初因为期货和简及理查德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对方提供的和解条件都远远超过这一次。现在楚君归被暗杀未果,怎么补偿反而几近于无?

        楚君归沉思许久,才慢慢理出一点头绪。

        简的家族算是新贵,不入蔷薇之环,家族影响力其实有限。这样的家族对于简自然无比看中,毕竟她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未来很有可能带领家族走向更高位置。理查德是路易家族的重要继承人,虽然不清楚序列号是多少,但想来不是路易555,就是路易777。昆则是楚君归后来才知道的人,了解有限,但能在比林德集团中自带一支部队,又是如此年轻,显然身后必有强力家族。昆的自身实力也不必说,虽然楚君归少了一只手,但能跟他正面对枪的人也寥寥无几。

        这三人都是各自家族不愿也不可能放弃的,而他们又和楚君归结下死仇,这样一来,各自家族对楚君归的态度就很明显了,已经从有可能合作变成全力打压,并且不排除暗中采取类似行动的可能。

        想到这里,楚君归也就大致猜测得到,或许在古老家族眼中,这三个年轻人犯的错误不是要暗杀楚君归,而是没有暗杀成功。

        由此推测,温顿家族的反应也就顺理成章。目前楚君归和海瑟薇没有实质上的关系,在三个家族都表明态度的情况下,温顿家族能给楚君归提供有限帮助已经算是相当友善了。萨博会在案件本身尽力,但不会动用额外的资源。

        当然,假如楚君归能和海瑟薇有更进一步的关系,那么温顿家族绝对不吝惜全力支持,管他对面是路易666还是888。

        这就是为什么萨博会觉得楚君归提出200亿的赔偿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说到底,楚君归就是孤身奋战。萨博能接手这个案子,已经是小公主在背后努力的结果。从遇袭到现在都2天过去了,塞蕾娜根本就没有出现,也没有联系。她应该不是本意,只是被家族给限制了,不能和楚君归联络,以免站到另外三家的对立面。

        思索之后,楚君归就明白200亿的赔偿并不现实,而他本来也没打算对方会接受这个数字。看着流动的岩浆,楚君归忽然失笑,自语道:“有点欺负人了啊……”

        楚君归的目光转向旁边的屏幕,那里恰在同一时刻亮起了通讯请求。看着那虚化的美丽身影,楚君归忽然有些恍惚,自己是怎么知道简要在这个时候联系的?直觉?试验体并不存在这种东西,而且玄学组件已经很久都没有升级了。

        他接通了通讯,简的虚影迅速变实,和本人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等比缩小。

        “你还好吗?”简的目光在楚君归的手臂上停留了一下。

        “这个问题似乎没有问的必要。”楚君归依旧温和。

        简拢了拢头发,她的身材除了略显消瘦,没什么缺点,而这正是某些人审美中高级感的来源。她不急不忙地说:“如果我是你,会立刻离开联邦,再也不回来。一次幸运,并不意味着次次幸运。”

        “幸运?”

        “是的,幸运。我们的愚蠢就是敌人的幸运,如果昆那些蠢货手下肯听我的及时补枪,我们现在就不需要讨论赔偿,只需要支付死亡金就可以了。这样案子就会简单得多。”

        楚君归回想了一下,道:“如果你是说那个敢和我单挑的家伙,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低估了他。”

        “低估?”简冷笑一声,“那些不切实际的坚持和荣誉感只会让他根本走不上原本可以达到的巅峰!”

        “你来找我,不会只是为了聊天吧?”

        简拿起了一杯红酒,在唇间轻抿一口,慢慢地说:“我只是想最后看一看失败者的强颜欢笑,看一看你最后的挣扎和悲鸣。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能在金融领域击败我的人整个联邦都寥寥可数,而你以前甚至都没有来过联邦,就通过金融市场积累了财富,这一点令人钦佩。然而你就像一个外来的赌客,赌技高超,却没有明白赢钱的真正秘密是什么。”

        “是什么?”楚君归问。

        简微微扬起下巴,人为俯视着楚君归,一字一句地道:“赌场让你拿走的钱,才是你赢的钱!”

        楚君归轻轻敲着扶手,说:“就在刚才,我向萨博先生提了一个要求,赔偿200亿。但是萨博先生替你们拒绝了。”

        简的手微不可察地震颤了一下,眼神瞬间变得极为凌厉。不过为了胜者的风度,她强压愤怒,有些刻意的轻笑,说:“所以你还想继续玩下去,是吗?”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