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家房门通古代

    第二五零章 不找你了

    :,     周二万万没想到,素来清高的老娘竟然趁着娘子不在,偷偷问他是否知道所有家财。

        那意思他哪里不知道,什么家财,不过是问娘子有多少钱,多少产业。

        “能有多少家财,家里除了娘子的嫁妆,就是您儿子我的月银了。儿子的月银您都知道,一半来孝敬您老了。”

        周母哼了一声,“别给我打马虎眼,你是我生的,还不知道为娘的意思?”

        “娘,所以您也知道儿子,素来对做生意的事情不上头,更何况儿子可是君子,对娘子的嫁妆只操心一个事,有没有亏。以小荷的能耐,亏是不可能的,那就行了,以后都是我们俩孩子的。”

        周母心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可儿子说的也有道理,只是……

        她叹口气,“只是如今,你也老大不小了,三十而立,却连个延续血脉的都没有,叫为娘如何放得下心。”

        周二眼皮一跳,他不怕娘亲假规矩多,他就怕亲娘掺和他和小荷的事。

        “看娘说的,我不是有宁宁嘛。”

        “那是要泼出去的水,能继承香火吗?你在想什么呢?”

        周二自然也想要个儿子,可娘这么说自己的心肝宝贝那是非常不乐意听,要是娘子听了怕是更得炸火。

        “我和小荷又不是不能生。”

        “能生这么多年了才一个?你事想让诺大的家业都带给外人吗?”

        这话一说完,俩人之间就是一静。

        半晌,周二闷声道,“就算真一个,大不了以后给我闺女招赘。”

        “你……”

        周母气的捂着心口窝,说不出话来,好个忤逆的孝子。

        周二也吓一跳,怎滴不是头疼改成心口疼了,赶紧给周母捋背,温声却又坚定的道,“娘,儿子现在很幸福,对现在的日子特别满意,不希望家庭有任何变故,我和小荷肯定会有儿子的。”

        周母就算心里有多少小九九,都被他儿子这个话给堵回来了。

        钟小荷不知道母子俩还有这出,倒是如意偷偷找到她摒退吓人,显然是有话说。

        如意不是管家,管不来一大家子的事,但是忠诚,帮着传话跑生意,还有就是偶尔带宁宁。

        “什么事搞得神神秘秘?”

        “小姐,我知道了周小姐和他相公的事。”如意脸上还带着得意,一副你马上就要夸奖我的样子,压低声音道。

        钟小荷一愣,“他们能有什么事。”

        “您没发现他俩相处有些奇怪?”

        “没注意。”

        如意:……

        好吧,大佬谁会关心不相干人的小事。

        “奴婢发现俩人相处好像没以前那么融洽,周小姐有时会嘴角冷笑轻蔑的看着马姑爷,马姑爷对她说话也是小意殷勤,但就是说不上来的不……”说着如意还模仿了一下。

        钟小荷:……这都被你发现了。

        “不和谐?”

        “对。”如意一拍手,“奴婢是老家人,跟他们带来的下人能说的上话,这不就套出了话。”

        说完就看向钟小荷,一副得意的表情,闭着嘴哈,等着钟小荷主动问。

        “你个死丫头,多大了,还跟我来这个,快说快说。”钟小荷眼睛都亮了,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如意扑哧一笑,也没耽搁,道,“马姑爷看着文雅的一个人,想不到竟然被丫鬟爬了床,那丫鬟还有了身孕。”

        钟小荷大吃一惊,我的个乖乖哟,对那马二的好感一落千丈。

        “不能啊,明玉跟前的丫头那颜值,马姑爷真是……”

        “不是他们跟前的,是他家老太太身边的。”

        钟小荷倒吸了一口冷气,还有这操作,“这家人咱么见过,不像那么不靠谱啊。”

        “谁知道呢,人心隔肚皮,那丫鬟想攀高枝,恰巧马姑爷又是个禁不得诱惑的,不就成事了。“

        “然后呢?”

        “那丫鬟有孕已经过了三个月,眼见瞒不住了,家里老太太老爷子知道了,只得让马姑爷纳妾。马姑爷自是同意,可周家这位能干嘛,收拾行李就回家,正赶上老夫人要来京,这不就耽误了,那是去马家处理这事儿了。”

        “难怪推迟了时间,最后怎么处理的?”

        “一碗药,胎儿没了,那丫鬟也被打将出去。啧啧……自作孽哟!”

        钟小荷听来心里一点都不舒坦,那丫鬟想攀高枝过好日子,马二一家是古人,还是男方,对纳妾理所当然,可对他的娘子就不公平了。

        虽然结局听起来那丫鬟惨,可明玉两口子,心里已经种下了结,往后的日子,必定也是心里有苦自知。

        要是男人无情些,以后当官,有权有势,不受内宅女人控制,怕是最后受伤的只是这些女人罢了。

        夜晚安寝,两口子聊天。

        “周二,要是你哪天想找别的女人了,你一定要跟我直说哈,咱们好合好散,只要孩子归我就成。”

        周二眼皮子又一跳,心脏跳动都漏了一个,摸着老婆白白肉的手也是一僵。

        咦,为什么是又?好像最近眼皮跳的是有点多。

        莫非是娘跟我说的话被哪个下人听了去,还是娘找小荷说啥了?

        “我你还不知道?我都而立的人了,还能想啥乱七八糟的,我就你一个,一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

        “啥?意思在而立之前你想过。”

        周二:“……没,哪敢啊,我就这么一说。不是,你不关心后面的下辈子,下下辈子,竟关心没用的。“

        “切,活在当下。有没有下辈子,下下辈子另说,就算有,我也不找你了。”

        周二一噎,“为夫不好么?有才有貌,身材也是你喜欢的,对你还好,你还要找啥样的?”

        “还不行人换换口味?我也批准你下辈子,下下辈子找别人。”

        周二风中凌乱了,不,黑夜中凌乱了。

        他急了,“你这话说的……,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你……”

        “我傻了跑外面说,就跟你,咱们可是夫妻,好了不瞎说了,睡吧。”

        周二有口难言,不过这话出自小荷的嘴,不知为啥,就觉得合情合理,也觉得这要真有下辈子,小荷也没有开玩笑。虽然这辈子许他了,可他就是心里不舒坦,被嫌弃的感觉。

        眼见着旁边的人秒睡了,周二破天荒失眠了。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