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家房门通古代

    第二五二章 担忧

    :,     “恭喜二嫂。”

        “恭喜二嫂。”

        ……

        那传旨太监刚走,众人立刻围上来,忙不迭地先跟钟小荷道贺,尤其是周明玉,属她反应最快。马二和周冲随后也马上附和。

        “同喜同喜。”钟小荷笑眯眯接下这些道贺,转头对兴奋的管家刘娘子道,“晚上叫几份好席面,合府庆祝,大家月末都多领一吊钱。”

        周围下人们一阵叫好,管家刘娘子下去准备,钟小荷这才翻看宫里的赏赐。

        县君的衣服自不必说,还有两匹宫缎,一对巴掌大的玉如意,两个金光闪闪的福碗,就是金碗上有个大福字。

        玉如意和金碗除了供着真不知道做什么用。

        还有两支金步摇,一对玉镯子,这倒是实用些。

        这些物件上都镌刻有宫廷监制的字样。

        虽然东西不太实用,但是有东西可以传家了。

        不过,正康帝是真小气,如意不得至少有半个手臂长么?那赏赐的首饰不应该是一匣子一匣子的赏么,难道电视都是骗人的?

        不说她心里如何得了便宜还卖乖,且说周明玉见当事人翻看赏赐了,忙巴巴的凑过来瞧,手里还拽着她老娘。

        一边看一边小心翼翼的摸摸,嘴里啧啧的赞叹,毫不掩饰的羡慕。

        “哇,这玉不说成色好,就单凭上面御赐两个字,那也是无价之宝,是不是啊娘?”

        接着又冲着钟小荷笑得一脸的真诚和佩服道,“周家可算是有传家宝了,你是周家的大功臣啊二嫂。”

        周母闻言看了女儿一眼,脸色透着不悦。

        “妹子这话说的我可不认。”

        看着二嫂笑盈盈的开口否认,周明玉一时不解,不过心思电转间,突然就自觉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二嫂莫不是觉着这份殊荣属于钟家,而非周家?

        想到这里,脸上的笑容就有点勉强。

        这女人心里想什么一眼就能猜到,钟小荷也不想在这上做无畏的误解,遂淡淡一笑刚想出口解释,却突然发现周母猛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一双眼睛淬着冰寒。

        看的钟小荷心脏突了一下,这个不舒服。

        “呵,周钟氏……”周母冷笑一声,周字咬的特别重,后面肯定是没好话,只她还没说完,就被周冲抢话打断,

        “姐,你忘了,家里可是有圣旨的。”

        圣旨?

        这话说的那二人一愣,再看钟小荷对着她们虽然还在笑,可笑意却未达眼底,瞬间明白,这是想岔了。

        周家原本就有两个七品孺人册封圣旨,还有周二的一个二甲进士圣旨,还有什么比圣旨更好做传家宝的?

        反应过来的周明玉有点尴尬,可她娘应该更尴尬。

        话虽没说完,不善的语气却摆在那。

        看母亲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周明玉忙道:“对对,可不是,咱家圣旨都好几个了。”

        但见她娘低下头不再看她,无事人一样继续看那些个物件,嘴里却道,“要看就好好看,哪有那么多话,羡慕就想办法自己挣些来。”

        周明玉一时更加尴尬,瞥了一眼满脸嘲讽的马二,心中突然很是窝气。

        不过,她可不是不懂事的小姑娘,压下心中的郁闷,强笑了一下,“我可没有二嫂的能耐,除非上天也赐给我一个机会,叫我救……”

        “慎言。”钟小荷忙呵出声,打断周明玉没说的话,见周明玉怔愣,才小声道,“这话不好乱说,人多嘴杂。”

        周明玉看看周围,奴仆不少,这才反应过来,忙小心的看了一眼周母,正看到周母又瞪了自己一眼,赶紧伸手轻轻拍了自己的嘴巴一下。

        讨好的讪笑道,“一时高兴,说秃噜嘴了。”

        因着这样的插曲,众人之间气氛有些微妙,见众人都不太热衷这些个东西,钟小荷挥手叫跟前的丫头,把这些御赐之物收起来入库。

        周母眼看着东西拿走,张张嘴到底没说出什么来。

        ……

        虽然传旨太监有交代了注意事项,可钟小荷还是召来一个有资历的老宫女过来指点一番。

        出宫的宫女和太监,钟小荷手下不少。

        笼络这样的人,是为了收集宫中各种秘闻,还为了理清上层建筑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别看这些人是伺候人的奴才,消息却最是灵通。

        她让大驴牙专门开了一个礼仪馆掩饰,其实就是开一个培训班,专门教授礼仪,从基础班、中级班再到高级班,从民间基本礼仪直到宫廷礼节,男女分班制,有小班有大班,还有一对一,甚至上门教授。

        里面的教习,就有这些出宫的老宫女和老太监。

        本是为了隐秘的原因,不想却非常盈利,社会从下到上,需求的还不少。毕竟人都有一个往“高”处走的心,而除了达官显贵,一般人并没有什么门路找人教授,能从书院学习的毕竟只有小部分人。

        她这边做了准备,不想临晚老魏也送来了人帮忙教导。

        可见他早就得了消息。

        ……

        从同僚酸酸的恭喜中,周二知道了娘子成为县君的消息,一时一颗心落下,同时又感叹娘子的狗屎运跟自己有的一拼。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带着得意和同僚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急匆匆往家赶。

        ……

        周二一回家就看到忙碌的娘子,

        “县君夫人,为夫恭喜了。”

        “也恭喜你荣升县君夫君。”

        “哦,那就是同喜了,必须得好好庆祝一下,”

        “晚上要了酒楼的席面。”

        “这个休沐日,去游湖吧,就咱俩,为夫那天完全是你的,”

        “你哪天不是我的?别在这碍事,明天从宫里平安回来再说。”

        周二也看到了有老宫人在旁,喜色一收,皱眉道,“怎么还要去宫里?”

        “让去谢恩。”

        “咱们这种小官人家接了圣旨并不需要谢恩啊?顶多在宫外磕个头,嗯,难道有人想见你?”

        钟小荷也这么想,宫里想见她的是谁还用说么?本来没有名义见面,更怕暴露关系,可现如今送到手的明晃晃的理由,自然不能浪费。

        周二哪里想的是不认识的安晶儿,他想的是皇上。

        看看白白嫩嫩甜甜蜜蜜的小娘子,心中不禁担忧:别是皇上觊觎小荷的美貌了吧?

        “明日我和你一起走。”

        正瞎琢磨的周二一听娘子的话,马上道,“不用那么早,明日我请个假,陪你一起去,自然要看你进去,再安然出来我才安心。”

        “行了,又不是狼窝虎穴。”

        “总归是大事,谨慎些才行。”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