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第四百三十六 假的

    :,     将摄像头也对准了台上的东西。

        直播间里的观众见楚玲沐终于要开始鉴宝了,也是都兴奋了起来。

        “终于等到了,沐沐快开始吧,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东西是什么。”

        “这东西应该是个唐三彩吧,还是一个瓶子的形状,这种东西应该叫小唐三彩短颈瓶!”

        “楼上懂啊,不过我还是想看看沐沐鉴定刚才那幅一闪而过的!”

        此时的鉴定台上。

        三位鉴定家都围在这个小唐三彩前,仔细的观摩。

        时不时的还点了点头。

        台下等待鉴定结果的小唐三彩主人,显得也是有些着急。

        见楚玲沐上了台,三位鉴定家也让出了一个位置。

        刚才他们觉得这个东西有些奇怪,这才开口呼唤楚玲沐。

        夏凉二人,也跟着楚玲沐上了鉴定台。

        只需一眼。

        这东西的前世今生便一览无余的出现在了夏凉眼中。

        而楚玲沐还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唐三彩釉陶。

        不过很快,她眼中的疑惑便淡然无存,仿佛已经将这东西完全给看透了。

        “三位老师,你们说说,这东西的价值是多少,是真是假。”

        楚玲沐并没有直接开口解答,而是朝着三位老人反问道。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其心中的答案也没有多大差别,于是其中一人则开口道。

        “从这东西的沉淀和底蕴来看,应该是和唐朝的东西,不过制作工艺却和唐朝普遍的唐三彩有些不同,它的花纹和纹路,更像是明朝的东西。”

        另一位鉴定家也补充道。

        “一般唐三彩以黄绿白为主色,而这个却是白黑蓝为主色,我从未见过这种颜色构造的唐三彩,所以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才让你来看看。”

        鉴定家说完,楚玲沐也是点了点头,而后对着直播间里的观众说道。

        “刚才三位老师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东西肯定是真的,价格至少在百万以上,这毋庸置疑吧。”

        “这是自然。”

        三人都点了点头。

        而台下将这个唐三彩带来鉴定的物品主人,在听见自己这个东西价值至少百万时,几乎也是高兴得跳了起来。

        楚玲沐的直播间也因此沸腾了一下。

        “就这个灰不溜秋的东西价值一块?”

        “乖乖!这东西的主人赚大发了啊!”

        “不行,我也得回家看看,我早就觉得我家喂狗的碗有些不一般,说不定是北宋或者南宋的!”

        “我也得回家翻翻看有什么东西。”

        台上的方悠雪,也是听着楚玲沐的话一愣一愣的。

        不过对于楚玲沐,她还是更相信夏凉的眼光,便偷偷看了一眼夏凉。

        但夏凉却还是只保持着淡淡的笑容,表情高深莫测,让人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而楚玲沐,已经在继续开口了。

        “三位老师疑惑的,不过是这个唐三彩的制作工艺,和主色构造很奇怪,一个唐朝的唐三彩,却不像唐朝时期的东西,那你们,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直播间直接又炸开了。

        “这我们怎么知道,沐沐直接说吧。”

        “别卖关子了。”

        “对对,快说吧,我都等不及了。”

        见直播间里无人能够回答,楚玲沐又看了看三位鉴定家,三人也是摇了摇头。

        而后,楚玲沐把视线放在了夏凉身上。

        那双眼神就好像在说。

        “你不是也会鉴定吗?不懂了吧。”

        而夏凉也没有理她,只是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到想听听小沐你要怎么解释。”

        “那就听好了!”

        楚玲沐加大了声调。

        “唐朝的唐三彩,大部分的制作工艺和主色调都很相近,但,却不是全部!”

        说到这里,楚玲沐拿起了台上的唐三彩。

        “唐朝有一个专门制作唐三彩的小镇,叫做方陶镇,一般镇中制作失败的唐三彩,他们都会直接销毁,但是!”

        “有些唐三彩,几乎已经形成了成品,只是有着些许瑕疵,有些人觉得,就这么将其销毁太过浪费,便将这些有瑕疵的唐三彩带回家,用特有的方法重新烧制,烧制成的唐三彩,便是这种,有唐朝形色,但制作工艺和花纹却十分不同的唐三彩,这种唐三彩,被称为半弱唐三彩!”

        话音一落。

        整个鉴定台和直播间都安静了几秒。

        而后,几位鉴定家不约而同的全部鼓起掌来,显然是疑惑已经被消除,他们自然也知道这种唐三彩的存在,只是刚刚突然没想到罢了。

        夏凉的旁边,方悠雪也在不断鼓掌。

        直播间中,也开始一直有人刷着礼物,满屏都是666。

        有人搜索后,发现的确有这种唐三彩,不过这种唐三彩的存量无比稀有,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见状,楚玲沐也是有些傲娇了起来,如果不是自己家中有着一个半弱唐三彩,恐怕今天,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唐三彩为什么是这种样式的。

        围在台下的不少人,也都在鼓掌。

        扫视一圈,楚玲沐嘴角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一下。

        整个台上,唯有夏凉没有鼓掌,仿佛还显得有些无奈,见楚玲沐看了过来,甚至还摇了摇头。

        “方大鉴定家,怎么,觉得我说的有问题?”

        “不,没问题。”

        夏凉摇了摇头。

        “的确有这种唐三彩,不过。”

        “不过什么?”

        楚玲沐有些疑惑。

        “不过现在台上的这个,是个赝品。”

        是个赝品,当夏凉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他。

        鉴定台上,又陷入了寂静,甚至比刚才更甚,仿佛掉根针都能够听见。

        还是楚玲沐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直接开口道。

        “不可能,这东西怎么会是赝品,虽然样式有些奇怪,但绝对是唐朝的东西!”

        “没错。”

        台上的三位鉴定家,也是开口道。

        “这位小兄弟应该也很喜欢古董,不然也不会到这里来,不过眼光可能有些差,这个唐三彩,的确是唐朝出品的,工艺程度也很高。”

        “如果小兄弟你不懂的话,就下去吧。”

        楚玲沐的直播间里,也因夏凉的话炸开了锅。

        “沐沐鉴定的东西还没有失手过的,既然沐沐说这是真的,这东西就不可能是假的。”

        “刚才我还以为这帅哥有着本身呢,结果好像只会胡说,你都没有接近这个唐三彩,甚至都没有上手摸,居然就直接断言它是假的,实在难以让人相信。”

        这句弹幕,一下子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想法。

        从一开始,夏凉就没有靠近过这个唐三彩,一直在边上看着,就算是三位鉴定家和楚玲沐,都是上手之后才鉴定的。

        就在一边看了看就这么断言,的确没多人能够相信,但知道夏凉能力的方悠雪,倒是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不!我相信夏先生,他说这东西是假的,就肯定是赝品!”

        方悠雪的这句话,一下子让直播间里的几十万人都痛心疾首了起来。

        “姑娘,怎么这么漂亮脑子不灵光啊,你咋信他了呢?他不会是你男朋友吧,不然我实在想不到你相信他的理由。”

        “我心好痛,这种人都有女朋友。”

        “这就是爱情吗?。”

        直播间里,一片哀嚎。

        不过马上有理智的人站了出来,

        “你们都跑题了,既然这小哥说这东西是赝品,就让他说说哪儿假的不就行了吗?”

        “没错,既然你说是假的,就说说看哪儿是假的!”

        楚玲沐也是严肃了起来,对着夏凉说道。

        “来,说说这东西为什么是赝品,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看楚玲沐的架子,也不像看玩笑,三位鉴定家也是看向了夏凉。

        不过他们并不觉得夏凉能够说出什么来。

        “夏先生,你就告诉他们,这东西为什么是假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方悠雪的心底,恐怕比谁都想知道这东西为什么是假的。

        “那我就和你们说一说。”

        淡笑两声,夏凉也是拿起了唐三彩。

        “这唐三彩的确是一个赝品,你们看不出来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这个赝品的制作工艺,相当困难,它先将一个古陶染色,重新上胎料烧制,烧制成功后,在外围加一圈古陶碎片,继续上色上胎料进行第二次烧制,依次类推,一共会烧制五次!”

        “在这个过程中,每一层的古陶碎片,都会慢慢溢色出来,来到表面,这时候它就已经几乎难辨真假,最后在用最顶级的手法做旧,便成了这种模样,你们看不出来也很正常。”

        将手中唐三彩放回桌面,夏凉的最后一句话也已经说完。

        见其他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夏凉又继续道。

        “你们看,这唐三彩内壁相当之厚,重量也十分不寻常,因为它被烧制过多次,加了数次的胎料。”

        话音一落,三位鉴定家再次拿起唐三彩仔细探查了起来。

        这才发现,夏凉所说不假,这个唐三彩的重量很不一般,内壁也很厚。

        不过马上,楚玲沐便出口反驳道。

        “很多唐三彩,内壁都很厚,重量也都很重,难不成那些唐三彩就都是假的吗?”

        此话一出,直播间也是一大串一大串的‘没错。’‘沐沐说得对。’

        而楚玲沐还在继续开口。

        “并且陶釉重新烧制,都会将其直接烧坏,出现破损,这个唐三彩如此完整,怎么可能是重新烧制过的,说了半天,你还是不能直接证明,这东西就是假的!”

        说到最后一句时,楚玲沐还加重了语气。

        夏凉显得也是有些无奈,从表面上看,这东西已经足够以假乱真,在怎么看,也不能让楚玲沐他们直接看出来,这就是假的。

        不过夏凉还是开口道。

        “每一次重新烧制,里面破损的陶釉便会被包裹其中,从外面看,当然十分完整,至于你说的要如何证明,我的确有一个简单的方法。”

        “什么方法?”

        楚玲沐有些疑惑。

        “那就是。”

        夏凉顿了顿。

        “把这个唐三彩砸了。”

        “砸,砸了?”

        听着夏凉的话语,楚玲沐一时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愣愣的喃喃了一句。

        鉴定台上的其他人,也是直接呆住了。

        仿佛是觉得其他人并没有听清楚,夏凉还重复了一遍。

        “没错,砸了。”

        而楚玲沐的直播间,也是瞬间躁动了起来。

        无数的弹幕直接填满了整个屏幕。

        “砸了?这东西沐沐说过,价值可是有一块,你就说要砸了?”

        “万一你判断失误,这一块谁来赔!”

        “这可是价值一块的东西,怎么能够说砸就砸,我看他就是觉得沐沐不会砸,才这么说的!”

        不管楚玲沐的粉丝是什么想法。

        但当夏凉说出要把这个价值百万的唐三彩砸了后,直播间的流量,倒是一下子爆炸了起来。

        无数潜水看直播的人,也不由得发起了弹幕。

        毕竟夏凉说要砸的东西,可是一个价值一块的唐三彩。

        “砸了,你可真会开玩笑。”

        深吸了几口气,楚玲沐也是摇了摇头。

        “这东西如果是真品,价值可是有着一块,我看你是知道我们不敢砸,所以才这么说的吧,如果你猜错了,责任谁来负?”

        “没错,小兄弟,既然你说这是假的,要砸了才能够分辨真假,不如就你来?不过到时候,你看走了眼,发现这是真的,那就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这东西的损失,都要由你赔。”

        另一边的一位鉴定大师,也是开口说道。

        毕竟今天的夏凉并没有戴上赵郭明老爷子送给他的手镯,其他人也不能借此推测夏凉是否能够拿得出这么多钱。

        而几人说完后。

        都是有些笑着看向夏凉。

        他们都觉得,夏凉根本不敢自己把这个东西砸了,反正不砸,夏凉刚才说的话真假,也就自然难辨。

        到时候。

        他一口咬定自己说的是真的,其他人也没有办法。

        这种说砸了才能明辨真假的方法,其实很难直接验证。

        楚玲沐看夏凉的眼神,也淡然了起来,觉得夏凉不过是个江湖骗子罢了。

        刚才还以为这人或许真的懂得一些鉴定之法。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