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第四百四十二章 骇人听闻

    :,     “钱就不必了,看在孙老爷子的面子上,我帮你们一次。”

        说完,夏凉突然奇怪的抽出了一张纸巾,将其放在手中把玩。

        甚至还开始将纸巾撕扯起来。

        孙支海见夏凉点头,也是松了一口气,开口道。

        “那就请夏大师帮我们算算,这个人现在躲在什么地方,他已经杀了十多个人,夏大师帮我们抓住他,也是功德一件。”

        几人都认真的看向了夏凉,眼神十分诚恳。

        而夏凉倒是继续撕扯着手中的纸巾,已经把纸巾撕成了一个有着四肢的小人模样。

        而后夏凉才开口道。

        “此人罪大恶极,甚至还有自制的炸药,即便我告诉了你们地址,你们衙门的人员去抓捕时,也会有着伤亡出现。”

        “如此凶恶的歹徒,有着伤亡也不可避免,不过。”

        孙支海有些疑惑。

        “夏大师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时,送佛送到西,既然我答应帮忙了,我就会帮到底,这个人,我帮你们解决。”

        “不不。”

        孙支海急忙摇头。

        “这个人练过武,身手不凡,加上夏大师你说,他手中还有着自制炸药,如果你去现场,恐怕会很危险。”

        听着孙支海的话,夏凉倒是笑了起来。

        “谁说,我要去现场找他了?”

        “那你的意思是?”

        其余几人都愣了一下,不去这个罪犯的藏身地点,夏凉怎么解决他?

        而夏凉也没有回应孙支海,只是一口将旁边只剩半杯的酒一饮而尽。

        而后将空酒杯往前一推。

        孙支海马上明白了夏凉的意思,急忙给夏凉斟了满满一杯酒。

        而后夏凉漫不经心的,将刚才自己手中撕出的小纸人,放进了酒杯中,而后直接站了起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淡笑一声,夏凉头也不回的朝着大门走去。

        愣了两秒后,还是刘宇先反应过来。

        “夏大师,你还没告诉我们,这个凶手的位置呢!”

        而夏凉只是摆了摆手,连头也没回,直接走出了孙家大门。

        见状,孙支海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其余两位保卫局的局长,也不知道夏凉在搞什么名堂,只是看了一眼夏凉位置前的酒杯。

        酒杯中的纸人,还浮在酒面上。

        要知道。

        这杯酒可是孙支海给夏凉倒的。

        别的不说,这可是青云市的统领,给你倒酒你不喝就算了,还往里面丢了一个杂物。

        即便是普通人聚会,主人倒酒也不能不喝,这是不尊重主人的表现,更别说丢东西在里面。

        这简直就是当着他们,在打孙支海的脸。

        即便夏凉真的有着什么大能力,但也不能这么做事。

        这小子,太狂了,不过是猜出了几句话而已,居然就狂成了这样,我们求他的事他连办都没办,就直接走了。

        他刚才说的东西,也是莫名其妙,一会说要帮我们直接解决凶手,一会又说不会去现场,到了最后,其实关于凶手的任何信息,他都没有告诉我们,只会装神弄鬼。

        两位局长也是很奇怪。

        叮铃铃。

        与此同时。

        几乎是别墅外响起兰博基尼引擎声的同时,邱局长的电话也响了。

        邱局长直接接听了电话,将其放在耳边。

        可还没听两句,他的脸色就变得如同见了鬼一样,无比苍白,连嘴唇都开始发干。

        要知道几秒钟前,他可还是油光满面,没有任何问题。

        短时间内变化如此恐怖,只能说明,他听到了一个无比震惊的消息。

        他的视线,也死死的盯着远处,夏凉刚才留下的酒杯。

        “怎么了?”

        孙支海也是察觉到了邱局长的不对劲,开口问道。

        而邱局长也颤抖着对着电话说了一句。

        “等,等一下,我开免,免提,你重新把对我说的话,说,说一遍。”

        说完后,邱局长打开了免提,颤抖将手机放在了桌上。

        而手机中的声音,也直接传了出来。

        “好的局长,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死了,刚刚被淹死的!”

        轰!

        话音一落。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炸了,一片空白。

        四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夏凉位置上酒杯中的纸人,脸色苍白,瞳孔剧烈收缩。

        无数的冷汗从四人身上溢出。

        几乎在几秒内,就把四人给完全打湿。

        整个饭桌,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到了现在。

        他们才明白。

        刚才夏凉将一个纸人丢入酒杯中,究竟是什么意思。

        “刚才我们有同志,无意间发现了凶手的痕迹,呼叫支援后,便跟踪了上去,想要找到凶手的藏身地。”

        “可凶手却突然调转了方向,开始朝河边走,刚刚走到河边时,我们的同志就看见,凶手脚下的地面突然塌方,凶手整个都掉入了河中,由于河流凶猛,我们的同志也不敢下河救人,只能顺着河流追,之后在一处浅滩边,找到了已经淹死的凶手!”

        电话中还在不断解释。

        但孙支海等人,却没有一个人听的进去。

        他们全部都看着夏凉座位前的酒杯,浑身颤抖。

        夏凉的座位前,只有着一个装满酒的酒杯。

        而酒杯中,有着夏凉撕出的一个小纸人。

        酒杯中的小纸人,在‘挣扎’几轮后,彻底被酒水侵湿,慢慢的朝着杯底沉去。

        它的酒中挥动的双手,仿佛还在不断挣扎。

        但几秒钟后,还是落入了杯底,没了动静。

        此刻,孙支海等人都感觉,自己在那一瞬间,变成了酒杯中的小纸人。

        无论他们怎么挣扎,怎么努力,最终,都只有死亡一个下场。

        周围的无边黑暗涌起,仿佛要将他们全部包裹。

        就在这里,就在和他们吃饭的同时。

        夏凉一个念头,便决定了此人的生死。

        甚至连死亡方式,都已经完全给安排好。

        他甚至,都没有见过这个凶手,谈笑间,便取走了他的性命。

        孙支海此时等人感觉,

        夏凉和他们的差距,就和他们与纸人的差距一样,根本无法逾越。

        夏凉能够凭借一个念头杀死凶手。

        自然。

        也能够通过一个念头杀死他们。

        一念之间,杀人无形,这已经不是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想起刚才他们居然不相信夏凉,甚至还有可能得罪了夏凉,他们的心底就一阵后怕。

        “夏,夏大师果真不是凡人,刚才,我居然敢质疑一个仙!”

        端酒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孙支海一口将酒杯中的酒喝光,而后对着两位衙门局长开口道。

        “凶手已经死了,你们去处理吧。”

        李副局长点了点头,倒是邱局长有些扭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邱,你怎么了?”

        “我想,先去医院看看。”

        邱局长的脸色依旧没有好转。

        刚才夏凉,可是让他去医院检查,当知道夏凉真正的能力后,他倒是一刻也不想耽搁。

        见状,孙支海也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刚才离开的冯娟见夏凉走了,也是来到了饭桌前。

        “那个骗子走了吗?老孙。”

        啪!

        冯娟话话还没说完。

        孙支海便反手一巴掌打了下去,这一掌他没有丝毫的留手。

        直接把冯娟打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冯娟也是蒙了,抬起头看着孙支海的眼神,也是无比的恐惧。

        她不知道孙支海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会自己动手。

        而孙支海也是直接骂到。

        “以后再让我听见,你说夏大师的一句坏话,老子就和你离婚!”

        一天后

        申海市国际机场,从青云市到金海的飞机已经降落。

        在机场外,一台红旗轿车已经在这里等候了许久。

        引得过路之人不由侧目。

        现在这种红旗轿车,根本就不是寻常人家可以买到的。

        何况这辆车的牌照也是绝对的序列,这辆车的主人,至少也是申海城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见青云市的飞机已经降落,司机也从驾驶位站了出来,准备迎接。

        有些对西服比较了解的人。

        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即便只是一个司机。

        但他穿的西服,也是价值至少一毛的手工西服,根本不是常人可以购买的。

        周围的人群也是下意识的远离着这辆红旗轿车。

        但依旧有不少人站在远处,想要看看司机要接的人究竟是谁。

        而在十多分钟后。

        一男一女两道身影便从机场中走了出来。

        二人都比较年轻,年龄不过都在二十上下。

        一出来后,方悠雪便直接钻进了车中,倒是她身后的夏凉,依旧慢悠悠的仿佛根本不在意一般。

        一进轿车,方悠雪便急忙的催促着司机,快点开到医院,眼神中也是无比的焦急。

        自从夏凉对她说,方家会出事后。

        方悠雪便一直提心吊胆。

        但询问父亲和二叔等人,他们却说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可今天,她二叔带着刚刚康复的三叔,突然回了金海,她这才察觉到不对劲。

        他们方尊集团虽然是纵横华夏的大集团,但总公司和方家的位置,却不在青云市,而是在金海城。

        作为西南地区的首席,方裘一般情况,根本不会离开这里,但这次,他却连方天都一起带回去了。

        询问之后,方悠雪才知道。

        自己的爷爷已经快要不行了。

        许久前,方悠雪的爷爷就检查出了癌细胞,并且已经扩散到了无法治疗的地步。

        一直在用呼吸机维持着生命。

        最近几天,医院都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但都被抗了过去。

        为了不想让方悠雪看见自己的这幅模样,和让她担心,方老爷子倒是一直瞒着她。

        可现在,已经瞒不住了。

        老爷子已经昏迷了好几天,恐怕这次,已经没有机会醒过来了。

        想到这里,方悠雪眼中有着有着泪水溢出。

        她看向身旁的夏凉,开口问道。

        “你真的有办法救我爷爷吗?”

        “相信我吧,这次除了救方老爷子,我还会帮你们方家一个大忙。”

        淡笑两声,夏凉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看向了窗外。

        这几天,夏天的门槛都要被踩坏了。

        无数的名门贵族,商业大佬,都来求卦,这次来金海城,他也是想给自己放个假,随便摆个摊也不会这么忙。

        上次吃饭时,他便查看了方悠雪未来一个月的命运轨迹,这才知道,方家会出事,他也点进了方老爷子的命运轨迹看了看,发现方老爷子,已经活不了几日。

        他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无法治疗的地步。

        但这一切在自己眼前,却不算什么事。

        只要改变一下方老爷子未来一个月的气运值,将其改成大病初愈。

        方老爷子的病情,自然能够直接好转。

        夏凉现在并没有动手修改,他还在等一个好的时机。

        这次方家要面对的危机,可不单单是方老爷子病重。

        半个小时后。

        金海市第一医院。

        车才刚刚停好。

        方悠雪便直接打开车门,朝着特护病房跑去。

        在他背后的夏凉,倒是并不着急,慢慢的上楼。

        见电梯人满,还选择了走楼梯。

        而先一步来到特护病房的方悠雪,还未走进病房,便听见了里面自己的父亲和医生的谈话。

        “罗医生,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说话的,便是方尊集团董事长,也是方悠雪的父亲,方鼎。

        “真的没办法了方先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根本无法控制的程度,即便是国外最顶尖的医院,也根本无能为力,加上方老爷子年事以高,如果不用呼吸机,恐怕。”

        说到这里,医生顿了一下,长叹了一声。

        “我想,还是先给方老爷子准备后事吧。”

        说完,医生便离开了病房。

        与此同时,方悠雪也冲了进来。

        一下子扑倒了病床上的方老爷子身边,痛哭了起来。

        病房里的,除了方鼎,还有方悠雪的二叔和三叔。

        看着方悠雪的样子,三人也没有阻拦。

        过了一会后,夏凉才慢悠悠的从病房外走了进来。

        “夏大师,你也来了。”

        说话的人正是方悠雪的二叔方裘。

        三人中,也只有他亲自见过夏凉。

        当看见夏凉出现在病房时,方裘的眼神中也是闪过一道光。

        可是却很快的暗淡了下去。

        夏凉的卜算之术举世无双,但恐怕,却没有治疗人的能力。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